te
覽潮網> 原創> 快遞巨頭競速鄉村物流當日達 多種模式打通“最后一公里”

快遞巨頭競速鄉村物流當日達 多種模式打通“最后一公里”

覽潮網 6月12日訊(記者  杜峰)電商蓬勃發展下,“快遞進村”成為時代需求。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支持電商、快遞進農村,拓展農村消費”,積極貫徹落實“快遞進村”。政策導向下,電商巨頭開啟農村快遞提速模式。6月9日,菜鳥宣布,將新一輪提速全國當日達、全球三日達的物流網絡。而就在6月8日,京東物流也宣布升級“千縣萬鎮24小時達”時效并擴大全國當日達的范圍。在兩者的提速計劃中,低線城市和鄉鎮市場成為重中之重。

目前,末端物流配送問題還是鄉鎮網購的痛點,隨著各大企業放眼于農村物流,將極大提升農村寄遞服務水平,切實解決網購物流“最后一公里”問題,也將助力擴大農村消費以及精準脫貧和鄉村振興。

“快遞下鄉”換擋升級

6月9日,菜鳥宣布啟動旗下國內和國際物流網的再加速,向全球骨干網和鄉村毛細血管加大投入,以加快實現“全國24小時,全球72小時必達”。菜鳥提及,在鄉村地區,菜鳥與通達快遞一道,對鄉村物流的分撥、運輸、派送進行優化,來提高操作規范和效率。

截至目前,菜鳥已經在全國21個省市,500多個縣實現服務升級。與此同時,菜鳥對產業帶、鄉村加大投入,幫助農產品上行,工廠貨直銷,來助力制造業升級和精準扶貧,聯合淘寶、天貓、盒馬、大潤發等平臺,為鄉村農戶提供生鮮農產品的產供銷解決方案。

此前,京東物流在去年正式發起了“千縣萬鎮24小時達”時效提速計劃,重點針對低線城市城區、縣城以及周邊鄉鎮,通過運力與配送班次的加密,將偏遠地區訂單升級為每日一送或每日兩送,提高當地配送時效,使24小時配送服務觸達更多人群。

6月8日,京東物流宣布升級“千縣萬鎮24小時達”時效,擴大了全國當日達的范圍。此次京東物流新建和擴建的13座城市倉和轉運倉,將提升各區域物流輻射能力,服務縣鎮村三級地址消費者的購物需求。據介紹,這些城市倉和轉運倉的4-6線城市訂單占比最高能達到90%。

此外,今年 2月,順豐也宣布制定農村末端網絡運營方案,依托區域代理模式開放共配和多業態合作,加密下沉農村末端服務網絡。截至5月1日,順豐全國鄉鎮覆蓋數量達41463個,鄉鎮覆蓋率為83.1%。

百世快遞相關負責人也表示,百世將貫徹落實“快遞下鄉”工程,通過自建、共建等方式擴充驛站、服務點數量,預計到2022年底,百世將在鄉鎮和農村一級,設立末端驛站五萬余個。

值得一提電商,在農村快遞市場,郵政是絕對的中堅力量。自2014年開始,國家郵政局啟動了“快遞下鄉”工程。據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透露, 2019年,中央部署的55.6萬個建制村直接通郵任務提前一年完成,農村地區快遞網點超過3萬個、公共取送點達6.3萬個,鄉鎮快遞網點覆蓋率達到96.6%。

快遞架起城鄉消費互通橋梁

近年來,快遞業方興未艾,快遞進村,最大的受益者是農民。“村村通快遞”之后,村民網上購物將會更加方便,年輕人在務工地也可以給父母購買各種東西。隨著移動電商的普及和快遞的完善,農村居民的消費潛力也有望得到充分釋放。

事實上,從疫情防控到復工復產,快遞在服務工業品下鄉、防疫物資配送等方面都表現出強大的活力,也激發了更多的消費需求。有業內人士表示,農村電商是一個十萬億級規模的市場。

快遞下鄉進村,在釋放農村消費潛力的同時,也拉近了農民與市場的距離,讓農村各類產品賣得更遠,賣得更好。

在潮州,“快遞下鄉”助力楊梅走出潮州,郵政公司為當地梅農提供線上銷售平臺,促進特色農產品走向“高端”發展路線,在提升農民增收的同時,提升當地社會效益;

在湖北,疫情過后,韻達湖北嘉魚網點將55000余單特產藕帶全部發貨完成,助力湖北農戶銷售農產品;

在佛山,順豐在沙水村委會設立快遞收寄點,當地村民可就近收寄快遞,也拓寬“工業品下鄉,農產品進城”渠道,粉葛、富硒大米等農產品,從田園走向全國各地的餐桌。

順豐方面表示,疫情基本穩定后,不少復工的果農、果商面臨復工難、資金短缺的問題。順豐在保證不停運的同時,針對貧困縣提供助農扶農專項資金補貼,預計將減掉3000萬物流運輸費用。

快遞進農村在暢通城鄉雙向流通,助力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等方面取得了明顯的成效。2019年,農村地區年收投快件超過150億件,占全國快遞業務總量的20%以上。2019年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從2014年的1800億元增加到1.7萬億元,規模擴大8.4倍。其中,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高達3975億元,同比增長27%,帶動300多萬貧困農民增收。

快遞下鄉也推動了農民創業就業。到2019年年底,全國農村網商達到1384萬家,吸引了一大批農民工、大學生、退伍軍人返鄉創業。不少人通過直播等方式,銷售和推廣農產品,實現了就業和增收。

快遞真正進村入戶尚需努力

依托物流的加持,大批農貨得以走出山村,大量網購貨物送到村上,這都是快遞企業下鄉后所帶來的直觀變化。不過,從國內整個來看,在快遞下鄉和快遞進村的連接上依然存在缺口。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9年郵政行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全行業快遞服務營業網點21萬處,而設在農村網點只有6.5萬處。

為此,國家郵政局在今年發布《快遞進村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目標是今年年底全國建制村通達率達到60%,2021年底達到80%,2022年底達到95%以上,基本實現有條件的建制村全部通快遞。

然而,面對散布在邊遠山區的村落,設點布局的物流企業不得不考慮盈利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尚志市魚池鄉新興村黨支部書記金東浩坦言,農村點多、面廣、線長,且快遞業務量相對較少,運輸成本高、入不敷出,很多快遞公司都不愿意在農村設快遞點。

對此,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副司長邊作棟表示,根據過去的實踐,也總結出了幾種模式,除了駐村設點模式,快快合作模式,也是近幾年各地最普遍的下鄉進村模式。由多家企業采用抱團取暖的方式,由一個網點共同代理多個品牌,實現成本共擔、網絡共享。

有業內人士認為,這需要大家相互協作,或者和當地的便利店、小超市、村委會一起合作,來降低設點造成的成本問題。在新疆,自去年10月開始,新疆電信采取“電信+快遞”聯合運營模式,建設“快電”合作門店,相繼與順豐、中通等快遞企業合作,助力快遞下鄉進村。快遞進村極大地方便了村民們,僅新疆伊犁鞏留縣阿尕爾森鎮的一家電信營業廳服務點每天就要收寄貨物近400件。

快遞進村還可以采取交快合作模式,快遞借助村村通客車的條件,搭載快件進村。目前這種模式也在貴州、云南等地得到了諸多實踐。

此外,電商與快遞物流的協同發展也還存在著一些問題,比如末端服務能力不健全、行業間聯動不協調等問題。對此,全國人大代表、杭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羅衛紅說,快遞進村對于生鮮農產品銷售至關重要,這需要規劃協同,推進農村電商和快遞網點相匹配、工業品下行和農產品上行相匹配,讓快遞進村、出村都有單量,才能降低快遞進村的成本,進而拓展消費市場。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玩老虎机输钱视频 快乐12辽宁的基本走势 北京11选5开奖历史 如何看懂股票的k线 什么是股票 重庆时时彩软件公式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海南4+1彩票玩法 快三计划网页 广东11选五稳赚模式 江西快3计划 三分pk拾在哪里玩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怎么买股票 怎么炒股 观铭龙推荐股票 贵州快3下载安装 郑州期货配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