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覽潮網> 熱點> 百度的AI工廠

百度的AI工廠

加爾布雷思是當代美國經濟學家。他既非強調計劃的凱恩斯主義,也非強調自由的新自由主義。

簡單翻譯,這是個中庸、騎墻派經濟學家。也是我最喜歡的“狐貍型”經濟學家。他們思維動態不執拗,知道各流派兼容并蓄,腦子里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

他的學術觀點主要體現在他的“三部曲”著作中:《豐裕社會》(1958)、《新工業國》(1967)、《經濟學和公共目標》(1973)。

我并不想按照時間把這三部曲進行排序,更多是希望按照因果邏輯關系來展開論述。如果你把他這三部著作串聯起來,會發現:

《新工業國》講述了現代大公司構建龐大的工業系統,在新工業國中,知識和技術構成主要生產要素——放到今天就是大規模的AI基礎設施。

《豐裕社會》一方面提到了美國工業社會的豐裕程度,另一方面又強調了豐裕中值得重點探討的諸多議題——時至今日則是AI帶來的各式各樣的新業態。

《經濟學和公共目標》的落點,則是設計了一套工業經濟體制上的新模式,希望這套新模式能同時實現經濟發展和人的價值——AI時代我們更需要探討人與社會的關系。

“新工業國”、“豐裕社會”、“公共目標”的三部曲正在今天重演。

就在剛結束不久的第六屆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李彥宏提出“智能經濟”,并解讀出三個層次,他講到,智能經濟將在三個層面帶來重大的變革和影響:

首先是人機交互方式的變革,其次是 IT 基礎設施層帶來巨大的改變,最后是產生新的業態。

以百度為代表大型科技企業,正利用AI技術,把現代社會帶入加爾布雷思所說的“新工業國”,它將造就一個空前的“豐裕社會”。

“豐裕社會”還需要AI領軍企業自覺實現“公共目標”——落地各行各業,推動產業智能化,讓人成為智能經濟的獲益者。

打造“新工業國”

“新工業國”必須要有軟硬一體的AI大生產、扎實的生產底座——這正是今天百度AI正在重點做的事情。

工業化大生產的價值在于,批量復制、降低成本。無論是第一次工業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乃至今天的AI革命都是如此。

第一次工業革命帶來了棉紡織業的進步。人們從此不再需要付出高昂的時間、精力、金錢為自己織一件外衣或買一件質量極差的棉衣,只需要在市場購買工廠批量生產、物廉價美、款式多樣的衣物。

第二次工業革命帶來了汽車工業的發展。最著名的福特、大眾汽車把汽車放在流水線上來組裝, 7名工人可以在8個小時中裝配 26000個活塞與連桿。如此之高的生產效率讓使大多數美國人能買得起汽車。

用福特的話來說,“使得大量受雇用的工人能夠賺到豐實的工資和良好的待遇。這就是我一生為之奮斗的目標。”

AI技術和智能經濟如何實現批量生產、提高交通、物廉價美?

當然是建立AI和智能經濟的“工廠”。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工廠在水邊,因為需要借助水的動力,還需要排污。今天AI和智能經濟的工廠則是在云端。因為需要借助云計算多點多活和分布式動態架構應對龐大的數據處理量。

百度CTO王海峰在今年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給出了更好的答案:百度大腦“軟硬一體AI大生產平臺”、飛槳深度學習基礎底座。

用王海峰的話來說:

以深度學習為核心基礎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具備很強的通用性,呈現出標準化、自動化和模塊化特征,進入工業大生產階段。

標準化、自動化和模塊化是任何技術都會帶來的必然結果。AI也不例外。

到如今,百度大腦實現了AI算法、計算架構與應用場景的融合創新,成為“軟硬一體的AI大生產平臺”。其中已開放216項核心AI能力,日調用量突破1萬億次,開發者超過150萬,企業用戶發布模型超過16.9萬個。

飛槳深度學習平臺則是成為了“智能時代的操作系統”,向下對接硬件、芯片,芯片需要針對深度學習框架進行定制優化。

我簡單翻譯下這兩段話吧。飛槳其實是AI時代的“工廠”,里面有一條條生產線;百度大腦則是AI時代的“生產機器”。

其他開發者可以在云端利用百度的“工廠”和“生產機器”生產自己的產品,再通過百度的流水線把“貨”賣給顧客。

看,這就是加爾布雷思所說的“新工業國”。只不過是AI時代的“新工業國”。

帶來“豐裕社會”

AI技術和智能經濟當然會帶來“豐裕社會”。百度為代表的AI企業帶來的變化是——產業走向智能化,各式各樣的新業態涌現,新的人機交互模式不斷誕生。

在加爾布雷思的《豐裕社會》中講述了二戰后高度發達的美國工業社會——收入大規模增長,幾乎消除了絕對貧窮,社會福利事業發達,能保障民眾享受到相當優越的物質生活,社會勞動力已充分就業。

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豐裕社會”圖景是:除夕當晚躺在沙發中,用手機搶著春晚紅包、為親友發紅包,而不再需要像20年前一樣走街串巷磕頭跪拜領個紅紙包裹的紅包。

你在北京癱刷手機以為頁面偶爾卡頓、網絡延遲的時候,AI技術團隊卻在陷入“緊張時刻”。每一個程序員都是心驚膽戰,時時刻刻準備守著那套多點多活的分布式系統——這就是AI技術和智能經濟帶來的“豐裕一角”。

所以,這一次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李彥宏也提到了未來智能經濟時代的畫面:

智能終端會遠遠超越手機的范圍,包括智能音箱、各種可穿戴設備、無處不在的智能傳感器等,應用與服務的形態也會發生與之相應的變化。人們將會以更自然的方式和機器、工具進行交流。

不妨跟著李彥宏的畫面去想想未來5-10年我們還能見到的“豐裕社會”圖景。

在西二旗打一輛無人駕駛的分時共享汽車,用語音告訴汽車,我想前往青年路;

夏天在家里對智能音箱說一句,我想打開主臥的窗戶,還想把氣溫調節到26度;

家中戴著AR或VR眼鏡,前往侏羅紀公園,和虛擬場景中的人物組團打恐龍;

在學校學生不再需要吃著粉筆灰看板書,而是在學校AI教學設備上發掘自身特長;

城市中紅綠燈會預測每條道路狀況,根據車流量自動分配時間,擁堵狀況大幅降低……

對百度而言,它的中長期目標是成為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平臺型公司,加速人工智能的應用,利用科技讓復雜的世界更簡單。

今年8月,百度AI產業研究中心發布了《AI技術產業化蓬勃發展正當時——百度生態伙伴AI應用案例集》,梳理了16個行業的重點AI應用場景及50個實際落地案例,扎實展現了各行各業與人工智能融合的畫面。

基于百度大腦的、飛槳的AI產品技術,已經在北京大興的京東方植物工廠被用于預防稻瘟病害;在上海的汽車工廠檢測20毫米以內的零件長度;在全國各地的零售店中幫助商家實現更深刻的消費者洞察。

百度整在做的事情正是落地各行業,推動產業智能化,扎扎實實幫助垂直領域建立解決問題,把一個又一個行業迅速加以技術改造。

調和“公共目標”

“豐裕社會”必然也會有不完美的一面。在AI時代,科技必須服務于人,用科技進步給社會和人類帶來長期益處。

加爾布雷思筆下的“豐裕社會”,生產過剩、物質至上,收入分配不平等。父輩掌握了重要崗位,年輕的美國白領社畜個人獨立性受到抑制,精神上也空虛、貧乏。

后來60年代The Beatles樂隊在美國掀起叛逆浪潮,說白了就是一群年輕人日子太舒服沒事干標榜叛逆反抗社會。

用今天微博上常常說得一個梗就是——袁隆平不該讓你們吃太飽了。

我們幾乎可以預測AI“豐裕社會”會帶來哪些弊端。

過去熱愛汽車純粹駕駛樂趣的那些人或許會成為老古董,親身手腳駕駛一輛汽車變得危險而不經濟,甚至很奢侈;

校園中,師生關系可能會更為干脆直接,過往師生之間耳鬢廝磨相互切磋教育方式愈加消逝,老師傅帶小徒弟的情感聯結逐漸剝離;

宅男們可能更加沉迷AR、VR游戲,在虛擬世界中無法自拔。一部分社會人際關系可能會變得更加疏離冷漠。

一家好企業,它要想的事情不止是商業化,更是社會和人的關系。好企業在成為創新者時,還要敢于做社會穩定者。

當年老福特如果只是為了掙錢,大可單純賣車就行,但老福特想的是工業社會的平衡,如何給工人最高標準的工資:

工資含有某種不可替代的神圣因素。它象征著家庭以及家庭前途命運……在會計報表上,工資不過是數字,但在外部世界里,工資就意味著面包、煤炭、嬰兒搖籃以及孩子的教育――家庭的舒適和滿足生活的基礎。

這種思想來源于第一批乘坐五月花號抵達美國的清教徒。這種商業倫理的目的在于平衡社會利益,做到基業長青。

歸根究底,企業不僅僅要想自己掙錢,還要想社會穩定——這樣才能長久掙錢。“豐裕”帶來的成本,也是企業需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李彥宏心中非常清楚,人工智能是一場冒險,他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提到:

未來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將在人機交互、IT基礎設施、產業新業態三個層面帶來對創新以及經濟與產業的結構性影響……技術創新就是一次偉大的冒險。

《百度大腦AI技術成果白皮書》中就在不斷強調人工智能倫理規范相應的法規將逐步構建和完善的問題。

人工智能的可解釋性、透明性、 公平性、安全性需符合人類倫理和價值觀,并遵守相應的法律法規,以避免機器決策對現有人類倫理和社會秩序的沖擊。 

去審視百度這一年來和國家相關部門以及全球AI企業的合作會發現,百度不但在冒險,還在為實現“公共目標”做準備。

不管是人工智能教育實驗室落地雄安,還是在烏鎮提倡利用人工智能保護數據隱私。這都是在為未來可能預見的各類社會問題做鋪墊。百度正推動技術進步實現“服務本位”,服務于人的需求、讓人的生活更美好。

社會收益和經濟收益在百度的“公共目標”中達成了相對和諧的統一。

這才是一家AI領軍企業該有的樣子。

來源:深幾度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覽潮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站證實,本網站對本文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0

一周熱門

玩老虎机输钱视频